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2 尽头,城主?

作者:有爱的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玩家们商量好后便走了回去,和艾莉娜一伙人一样,随便找了个座休息了起来。

    探查情报的事就交给易升来干吧,能者多劳嘛。

    又不是搬砖,讲究个人多力量大。

    而且,奔波了这么久,只有他好像一点都不累,精力充沛的令人羡慕。

    除了略有点神经质和嘴欠以外,不得不说是个蛮可靠的家伙。

    易升并不知道其他玩家在私底下议论自己,见城主夫人和查尔斯、诺曼相谈甚欢,你来我往之间尽是客套之话,想必姿势水平低不到哪去,便凑过去站在过道旁笑嘻嘻地朝城主夫人莽了上去“您老公一般在床上叫您什么?”

    瑰拉“”

    查尔斯“”

    诺曼“?”

    众玩家倒吸一煤气罐凉气。

    “你们干嘛那么看我。”易升奇怪地瞥了眼一脸震惊嗦不出话来的几人,看向瑰拉“问您话呢听见没有啊,耳朵没毛病吧。”

    瑰拉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一双透亮的灰眸委屈下蒙了层水雾,气的浑身直哆嗦,易升见状眉头一皱,看向站在她身边一直没有说过话也没有乱跑乱跳的男孩女孩们,忽然生出种莫名的感觉,他们似乎在拱卫着自己的母亲,就像一道防线,而非单纯地站在那里,“孩子们,你们有听到过吗?告诉哥哥好不好?”

    孩子们整齐地抬起头来凝视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比起活人这反应更像活尸。

    只是还没有打开渴肉的开关。

    根本不是孩子会有的反应。

    “住嘴!”瑰拉愤怒而充满威严地瞪向易升,“给我滚出去!”

    “生气了吗?”易升好奇地望着她,试着又凑得更近了点,脸上笑容不变,话锋却陡然一转,“艾莉娜是您的女儿吧,那么我就是您的女婿!”

    “我想提早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好更好的孝敬您和岳父!”

    “请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女、女婿?”瑰拉愕然道,“你是艾莉娜的男友?”

    “是的。”易升说,不那么优雅的鞠了一躬,瞧了眼孩子们就又凑近一步,“而且我打算入赘您家。”

    不远处正坐着休息的艾莉娜,直起身一脸见了鬼似地看了过来。

    我他妈刚才听到了什么?

    诺曼吓得出了一头汗,连忙拽住越走越近的易升,“兄弟你在说什么胡话!”

    一旁看着的查尔斯眯起了眼。

    他的火没什么变化。

    也就是说他纯粹是在胡诌。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查尔斯试着问了下手里伪装成拐杖的福音权杖,凭他几十年的伪金使用心得,迅速解析了下给出的话语的含义。

    ——他想从瑰拉身上获取某种巨大的利益。

    “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好歹是个方向。”查尔斯心里嘀咕道。

    伪金是可以用来探查他人的想法的,但“想法”本就瞬息万变,有时候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上一秒在想什么,伪金当然也做不到。过于具体的描述自己想知道何种想法,又会导致伪金回馈而来的话语变得模糊,令解析变得更加困难,以至于根本得不到正确且具体的答案。

    如同不可捉摸的未来一样,伪金看不透人心。

    而在查尔斯用伪金探查易升时,易升的嘴并没有停下。

    “胡话?不不不。“易升认真地反驳诺曼,“我是个追逐幸福的浪子,而今已经找到了栖身之所。”说到这,他头也不回,随意接住快步走来的艾莉娜站在他身后甩向他脑袋的一巴掌,而后握住手腕将她的胳膊向上牵起。

    本就比他低的艾莉娜,猝不及防,下意识地踮了下脚。

    易升前走一步,就让她失去平衡。

    再一侧身,手一稍稍一用力,就让她转了个圈扑入怀中,顺势揽住了她。

    “噢噢噢噢!”今川河第一个反应过来,激动地叫唤了起来,其他玩家也随之发出了意义不明的起哄嚎叫。

    除了周希。

    她默默挪远了些,担心他们的傻气传染给自己。

    “你干嘛!”被易升一番操作后的艾莉娜惊怒交加地大喊,激烈地挣扎了起来,“放开我!”

    “咦,你怎么不脸红啊,也没骂我hentai大hentai。”易升诧异地放开了她。

    跟我看过的动漫不太一样啊。

    艾莉娜气急败坏地躲远了些,想骂但一时竟气到失语,居然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果然是我太帅了,她接受不了我这么帅的人突然爱上她。”易升见她这样,摇摇头看向已经看傻眼的瑰拉,“妈,你平时咋教育艾莉娜的,他侧头看向艾莉娜,“瞧瞧你的几个弟弟妹妹,人家多乖,你呢?”

    听到易升用所谓的弟弟妹妹和自己作比较,还自顾自地认瑰拉当妈,气到眉都拧起来的艾莉娜,脸色陡然变得阴沉,“你想认谁当妈就认谁当妈,但不要扯上我。”

    “没有人有资格评判我乖还是不乖。”

    “再开这么恶心的玩笑我发誓一定杀了你!”

    “抱歉,待会再好好跟你道歉。”易升说。

    然后又朝瑰拉走近了一步。

    仔细观察她与她的几个儿女的反应。

    瑰拉位于前后两个操作台之间的过道上,她有两个女儿在过道里侧站着,易升只能看到她们的小脑袋,操作台挡住了他们的下半身。她的另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在过道外侧,也就是左右两边的操作台之间的过道里站着,像人墙一样拱卫着她。

    易升此时已经来到瑰拉倚靠的操作台的后一个操作台旁,距瑰拉不过两米有余。

    见他突然握紧手里拖着的门板的剑柄,拱卫着瑰拉的三个小孩感觉到威胁,马上对他呲牙咧嘴起来,凝固不变的脸庞变得狰狞而怨毒,让人心底发寒。

    易升笑了笑。

    门板两米,自己离这城主夫人也差不多是两米。

    看来她和她的儿女们都是非人的存在,而且显而易见地有着某种牢固的从属关系。

    “乖,不要凶。”瑰拉温柔地微笑起来,轻柔地抚摸着儿女们的头。

    ——不是抚慰心灵使他们平静下来的那种抚摸,而是在斗牛犬出战前给予的那种抚摸,是“好狗狗,准备狠狠的咬”的意思。

    “艾莉娜,你对你妈有什么看法。”易升问。

    艾莉娜正想叫他闭嘴,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就看到,他似乎在和那女人对峙。

    当一个人提起戒心、身心紧张的时候,肌肉会鼓起、呼吸会减缓、身体会开始轻微地颤抖,只有久经训练的人才能做到毫无声息。大多数人,比如易升,就像短跑运动员在起点做出的助跑姿势一样,打之前也会显露出某种战斗姿态,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当然,不是说没有声息就比有声息好。

    有声息才能让别人觉察到你的危险。

    “她是我的后母,不是我的亲生母亲。”艾莉娜面无表情地看着瑰拉,“我的另一个母亲也被她和她的儿女活活逼死后,我就知道,她们根本是些披着人皮的怪物。”

    查尔斯皱起了眉。

    伪金告诉他,瑰拉和她的儿女不是怪物。

    但作为一名长者,他见多识广,知道伪金不能尽信,便又回忆了下自己与瑰拉的几次见面,用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这才后知后觉地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

    城主的地位并不是他自己挣来的。

    伪金作为一种能够遗传下去的强大力量,比任何外在的财富、地位、人脉,都更能使伪金贵族们的统治世世代代都不发生动摇。

    只要几个势力强大的贵族联手合作,垄断权力就再简单不过。

    任你怎么推举、选举城主,最后都一定是事先早已决定好的某人上位。

    当下的城主,就是被站在无法营地食物链顶端的伪金贵族们钦定的那个“某人”

    他是个纨绔中的纨绔,无能又软弱,说是烂泥扶不上墙都是在作贱烂泥。

    反正,只要让他帮钦定他的贵族们发声就可以,不需要他有什么本事。

    钦定他的贵族们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要的只是个傀儡而已。

    但,他在娶了第三个妻子,也就是瑰拉后,突然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通过强硬的政治手腕和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没用多久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城之主,统揽所有权力,建立了事实上的独裁政府,崛起速度令人叹为观止。

    查尔斯以前还以为是这人是个懂得隐忍的枭雄式人物,并没有往他的妻子身上想。

    可现在一看确实不能排除是瑰拉在捣鬼的可能。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