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击鼓鸣冤

作者:只等十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钱塘县县衙大门东侧,挂着一面大鼓,这便是登闻鼓,也就是俗称的鸣冤鼓。

    李立走到大门口,拿起鼓槌就狠命的敲打起来。

    鼓声震耳,顿时惊动四方,几名差役急匆匆出门一看,对李立喝道:“干什么的?!停下!”

    李立很干脆的停了下来,道:“我有冤屈,欲请知县老爷做主!”

    几名差役顿时脸色黑了下来,有什么案子你不能走正常程序?这登闻鼓一响,哪怕知县老爷有要事在身,却也不得不暂停下来,接待这击鼓之人。

    因为登闻鼓必须是急案大案,才可以敲响,否则是有扰乱县衙公务的嫌疑。

    “你小子……若没有要事,待会定要拿你下狱!”一名差役非常恼火的道。登闻鼓又叫鸣冤鼓,这玩意被敲响了,那就是治下有冤屈大案,哪个当官的乐意听见?知县大人一发火,他们自然也得倒霉……

    李立却也不理他,只等着那位黄知县出现。

    其实,李立也不知道,这所谓的鸣冤鼓和电视剧里演的是不是一个样,一敲响县太爷就得升堂问询。但只要能够惊动那黄知县,就足够了。

    他就是想要当面问一问,这孙丙文自杀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丙文是死了,却无人替他喊冤?他不是有个老婆么,哦……他的老婆既然不守妇道和王荣勾搭在一起,恐怕早就巴不得他死了,当然不会来给他鸣不平。

    此时李立却不知道,孙丙文的媳妇王氏,也已经魂归地府了。

    但他不在乎这些,既然没有人鸣不平,那么我来就是了!

    不多时,县衙内又有一面鼓声响起,这却是升堂鼓了。一阵威武的呼喝声,李立被带进大堂,一名看年岁约莫是三十好几的官员,坐在明镜高悬的匾额下方。此人样貌瘦削,颌下有须,却并不浓密,眼窝深陷,此时眼神之中尽是恼怒之意。

    他冷冷的看着李立,喝问道:“堂下何人,有何事击鼓?若无大事,本官当治你扰乱公务之罪,你可省得!”

    李立却是愣了愣,倒不是被吓得,而是他还以为这家伙要和电视剧里一样,升堂后便是惊堂木一拍,伸手喝问:堂下何人,见本官为何不下跪?

    其实,李立却不知道,明朝百姓见了官员,并无必须下跪的礼仪,作揖即可,真正见官下跪的,得是有案子在身的犯人,在审讯的公堂上才需要下跪。

    当然,不管知不知道,他都没打算下跪。既然人家不计较这些,那自然更好。

    见这位黄知县喝问,李立也是拱手一礼,道:“黄大人,在下李立,来此打扰大人,自然是为人鸣冤而来!”

    黄知县脸皮子一扯,心下更是恼火,这到底是个什么人,本官治下何时出了什么冤屈之事?好像上一次开堂断案,还是三个月之前吧!

    他忽的一愣,冤屈?莫非……这小子是为了孙丙文之死而来的?

    可这不对啊,已经调查过了,那孙丙文本就是个老实的闷葫芦,一脚踹不出两个屁来,完全没什么朋友,若非其老父在世时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只怕现在还是光棍汉!

    想到这,黄知县干咳一声,道:“哦?本官治下何时出现了冤屈之事,你可详细道来!当然,若有不实诬告之处,本官当重责不饶!”

    李立也不客气,直接说的:“黄大人,今日正午,在下前往平安商号买东西,意外发现平安商号掌柜的孙丙文,死在了店铺内。当时,尚有王家少爷王荣在店铺内,其浑身染血,并且手握凶器。甚至,在我阻拦他离去的时候,他还想拿着刀子对我行凶!好在捕快赶到,将其捉拿,并且押送大牢。”

    黄知县眉头一跳,果然是因为此事啊!可是,这家伙居然是第一发现人?事实上,收了银子之后,黄知县便准备草草结案了事,还真没仔细去研究过什么案情。

    反正孙丙文一家死光了,他人缘又差,没有亲朋好友,没了苦主,谁会吃饱了撑着帮他喊冤?

    但偏偏,这就出现了一个吃饱了撑着的人!

    李立继续道:“就在方才,案发之后不过一个时辰,县衙贴出告示已经结案,说那孙丙文乃是自杀的。敢问大人,他是如何自杀的?他是自杀,那王荣在平安商号里干什么?此案疑点处处,可告示里却完全没有任何说明,大人如此结案,不嫌太草率了吗?”

    黄知县听了他这话,不仅心中惊怒万分。他完全没想到,居然有人敢这么直接的跑到大堂上来说这样一番话!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仗义直言的人绝不是没有,但并不会出现在寻常百姓之中。倒不是说百姓没有这番义气,而是这时代百姓的文化并不高,明辨是非的能力并不算强。在很多人眼中,官府说的话那就是天理。

    而黄知县考虑过,孙丙文的案子,自己草草了结,并不会招惹到任何有识之士。实在是孙丙文自己,几乎没什么人缘,这样的人若是悄悄的死了,估计谁都不会在意。哪怕现在是闹在明面上死,想来也没什么人会仔细纠结。

    就算有人议论,那又如何?比如刚刚在告示前面,直言这案子好像有些太草率的那人,不就马上被抓起来了吗?

    抓几个这样敢说话的人,下面的人还会乱多嘴吗?孙丙文又不是他们的亲朋好友,谁会犯得着为他这么一个陌生人,去跟官府对着干?

    但现在还真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黄知县岂能不怒?他猛地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你是何人,居然敢质疑本官断案?此案经过详细调查,仵作验尸,没有任何疑点。你却在此大放厥词,这是无视本县的威严吗?来人,将这厮拿下,重责……”

    不等他说完,李立慌忙喊道:“哎呀,是小人思虑不周,有欠考虑!小人知错了!”

    黄知县岂会因为这就饶了他,正要继续唤人拿下李立,李立却又道:“黄大人,在下乃是刘主薄的侄子,本是来探望他的。小人知错,改日一定让叔父刘主薄备礼向黄大人请罪!”

    听了李立的话,黄知县也是忍不住一愣。刘主薄刘志成的侄子?

    本来,刘志成和他尿不到一块去,他看刘志成本就不爽。但那刘志成也是极有能耐,不知道为何,背后似乎有股力量支撑着他,黄知县数次想对刘志成不利,却被刘志成巧妙化解了。

    经过王家盐引失窃一事,才发现这刘主薄的背后,居然是罗神教!

    提起罗神教,黄知县也是禁不住头疼。这种民间教派,本不被官府承认,但你再不承认,却也难挡人家信徒众多,势力不小!而且,罗神教也从来没有犯上作乱的意图和举动,导致朝中或许有知道罗神教的,却并没有人决心清剿了这个教派。

    刘主薄是罗神教的人,黄知县动他,也得仔细考虑一下。

    但现在黄知县只想把孙丙文的案子赶紧略过去,一来是坐稳他拿到手的好处,二来……京城里有位大人物,即将抵达苏州府,而且要从钱塘县经过。说是经过,实际上就是巡查,若孙丙文这案子被那大人物知道,搞不好又会多一些波折!

    眼下这小子居然是刘主薄的侄子,黄知县也只得是恨恨的吞了这口气,望左右道:“来人,去请刘主薄来!”

    马上就有衙役匆匆而去,不多时,就带着刘主薄来了。

    尽管他自称病重要死了,可是,当听闻李立击鼓鸣冤,跑到县衙大堂上质问孙丙文一案时,刘主薄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得的重病马上就痊愈了。

    他完全搞不清楚,李立这是想要干什么,当然不敢任由李立胡来,二话不说就匆匆赶到了县衙。

    李立一看见他,顿时就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模样,喊道:“叔父,小侄知错了,还请叔父说说情,搭救一下!”

    刘主薄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谁特么是你叔父?可这时候,他却不敢否认,万一李立说是他指使自己前去平安商号的,刘主薄又得一番口舌。

    此时,最好还是先把这小子带走!

    他连忙擦了一把汗,对着上首的黄知县拱手道:“黄大人,是属下管教不力,多有得罪。这小子脑子不太好使,从小就有些二愣子,他的话大人就当是个屁,千万别放在心上!”

    黄知县见刘主薄如此做派,心中也是十分舒坦,毕竟这刘主薄往日里见了他,从来都是不冷不热笑眯眯的像个泥菩萨,让人没法子发火,却心头总是不舒服。

    再则,他也是想把这事儿给遮掩过去,尽快了结。见刘志成亲自出面,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刘主薄,念在你我同僚为官的份上,这次就算了。把这小子带回去,好好管束,知道了吗?!”

    刘主薄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擦着冷汗总算是把李立带出来了。

    一出县衙大门,刘主薄便是咬牙切齿的瞪着李立:“你他吗到底想干什么?!”

    谁知,李立却同样也是一声冷笑,死死的盯着他问道:“老子也想问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