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2章 烟花不如你美,那就用来抓细作(4000字章)

作者:风酒歌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无澜守着一桌子的瓶瓶罐罐,一个个打开看,每一个都还不错。

    “王爷~可以啊你~这女人的东西,你也这么会挑呀~”

    “随便拿的。”

    影王也不太好意思说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脂粉铺挑挑拣拣大半天的事。

    “是吗~那你挺会拿的。”看来着古代的“柜员”倒是不坑直男。

    “喜欢?”

    “当然了!啧啧~又能臭美了~”

    “喜欢就好,来我身边。”

    江无澜走到影王身边坐下,“你的事办得怎么样,顺利吗?”

    影王很是顺手的捋过一缕江无澜的头发,缠绕在手里把玩,“很顺利,潞城的官商本王都已经敲打过了。如你所说,那些商人的确有他们自己的办法,有些商贾,自打本王占了潞城之时就料到了这一天,早已提前跟他国煤商有过通信。”

    江无澜“商人嘛,做得越大的人眼界越广,看不见商机怎么赚钱。还好,你能省点心了。”

    “本王听说今日你同高桓女军一起捡鸭毛。”

    “是啊,我真没想到嘉文郡主也会屈尊来帮忙,还真是没有架子呢。”

    影王牵起江无澜的手,看着有些微微发红的手很是不悦,“郡主有没有郡主的架子本王不管,你还是有些王妃的架子好,这些事以后不许做了。”

    “我一个夫人,撑王妃的架子,找骂呢吧。”

    “谁敢。再说了,你本就是王妃,他们不知道罢了。”

    “哦对了,我今天用你的名义干了点事。”

    “贴告示,极令告诉过本王了。”

    “你…不会怪我吧…”

    “影王令既然在你那里,那就是本王相信你有分寸。你想做什么,去做就好。”

    “做错了呢?”

    “本王顶着。”

    江无澜笑的一脸花痴,“哇…王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好帅呀…”

    影王温柔的笑笑,“从你眼里看出来了。”

    江无澜“还有事呢,我得给你汇报一下我今天的工作,顺便跟你申请点事情。…啊呀呀…撒开我头发…”

    影王看着江无澜,眼里有漫到溢出的爱意,“那本王就听听本王的贤内助今天都做什么了。”

    “我说的羽绒衣,已经从女军中找了会做衣服的女军开始做了。慢的话三四天,快的话两三天就能做好了。”江无澜把关于潞城烟花四大班子的折子递给影王,“这是我让人去查的关于潞城‘张马梁启’四大烟花班子的资料,还有现在潞城的火药存量。因为春节的时候潞城会有斗烟花的习俗,所以现在各个班子都买进了大批量的火药。”

    影王翻看着折子,里面有很多重要的地方都被江无澜用朱笔勾了起来。

    “所以你想要烟花,就是想要里面的黑火药?”

    “对~”

    “那你直接让本王给你买火药不就得了。”

    “不一样,直接买来的火药肯定和经过烟花班子调配的火药不一样,我想比较一下,哪个更好。”

    “所以你到底想用火药做什么,火药可是很危险的。”

    江无澜拍拍桌子上的图纸,“地雷。”

    “地雷?那是什么?”

    “是一个杀伤力很强大的武器。”江无澜索性直接用明朝《火龙经》的原话对影王解释,“以生铁铸,空腹,放药杵实,入小竹筒,穿火线于内,外用长线穿火槽,择寇必由之路,连连数十埋入坑中,药槽通接钢轮,土掩,使贼不知,踏动发机,震起,铁块如飞,火焰冲天。不费一兵一卒,伤敌无数。”

    影王显然很震惊,“真有这样的东西?”

    “当然!”

    “你是怎么知道这东西的。”

    “王爷,你咋就是不信我呢,我都说几遍了。我!仙女!九天下凡的仙女呀!”

    说完,江无澜还不忘朝影王挑挑眉,“但是…你得借我几个人,我自己做不来。”

    影王有些不放心,“但是澜儿,火药这东西很危险的,你确定你能行吗?”

    江无澜宽慰影王“火药这东西只要没有火还不就是一把黑灰,有什么危险的。再说了~”江无澜挑着影王的下巴,“王爷忘了,你夫人我就是靠一把火出名的,跟火有关的东西,没有我把控不住的。”

    正阳宫那把火…影王真是到死也不想在回忆那一天,这个丫头倒是说的无关痛痒。

    影王握住江无澜的手,很是认真的直视江无澜的眼睛,“军中之人你随便差遣,让暗谷陪着你,一定万事小心不可大意。记住了?”

    江无澜乖乖的点头“知道啦!过不了几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仙女的智慧~”

    影王看着江无澜的顽皮只是淡淡的笑,青眼弯弯,薄唇轻勾。那笑容仿佛看到了世上最美的、最令人惬意的风景。

    对…你总说你是仙女…

    ——(回忆)——

    你知道吗…我来自天外…

    这是天人卦…

    天人不在了…这卦…再无解了!

    你是谁!别过来…别碰我!

    明明就是王爷醉酒来到我房里勾引我,却还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回忆止)——

    的确,你是如此的不一样了…

    澜儿…莫非你真是那天上仙不成…

    江无澜做了好一会的心理准备,脸色纠结,几欲张口都没能说出来。

    影王看出,“还有事?”

    “呃…嗯~呐~还有…一件…很小的小事…”

    “小事?是什么小事能把你为难成这样?”

    影王有预感,这件事一定跟战事无关了,但肯定是一件会惹自己生气的事。

    “那你得先保证,要听我说完…不能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

    影王扬眉轻佻,故意去看江无澜的眼睛,“本王怎么觉得…不像是件小事呢。”

    “就是小事…还不是…”江无澜越嘟囔声音越小,“…还不是因为…你这么爱吃醋…”

    “哦?那你说。”

    “你先答应我!”

    “好,你不说完本王一定不对你动手动脚的。”

    “嗯…不对!我说完你也不能动手动脚!”

    “说吧说吧。”

    “我觉得我应该给何古芳…写封信…”

    影王的确没动手动脚,也没说话。

    但是影王立刻就给江无澜上演了一出精妙绝伦的“变脸”。

    江无澜赶忙解释,“就…就是…毕竟有救命之恩,而且我在人家何家岛也白吃白住了也那么长时间…而且…我离岛的时候还说了不少气话,就也不太…不太礼貌。这都那么久了,我也算是安顿了,就这么把人家丢开,什么都不说…也不太好是吧…”

    “说完了?”

    “嗯…差不多…说完了。”

    影王只是坐直了身子,正了正衣冠,就吓得江无澜猛地一哆嗦。

    影王不由觉得好笑,“怕什么,本王还能吃了你?”

    江无澜有点尴尬,“不是不是…”

    比影王吃人更吓人的是来自影王的诱惑…那种不想逃脱只想沦落的感觉…宛若毒品上了瘾…

    影王问“这信里,你想写什么?”

    “…道谢…道歉…道平安…就这些呗。”

    “本王觉得应该再加一条。”

    “什么?”

    “道别。必须告诉他你已经嫁给本王了,让他死心!”

    “…”

    江无澜无语…这有什么…好嘚瑟的…

    “听到没,不然不许写!”

    影王一副耍小孩子脾气的样子…

    江无澜便也答应了,“好好好…那我去写了。”

    影王拉住江无澜,“急什么,吃了晚饭,看了烟花,明天再写。”

    “看烟花?那不是用来给我搞研究的嘛…”

    “买的多,走吧,吃饭去。”

    “不要这么浪费钱,你毕竟还有这么多将士的军饷要发呢!你知不知道我的属下都很贵的。”

    “无忧门的那份本王也要发?”

    “不然呢?你觉得我有钱?!再说了,令牌都给你了,人也归你管,肯定要算你的嘛。”

    影王气笑了,“夫人穷的好生理直气壮呀。好,本王发,明天本王就去找你的将主要账本。”

    “嗯!”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江无澜拉着影王的衣袍,“王爷…咱们家金库到底在哪儿呀…”

    “死了这条心吧,本王不会告诉你的。”

    “哎呀~王爷…你说嘛…”

    “本王什么都信得过你…但是,看钱这事儿还是算了…”

    “╭(╯╰)╮…哼…”

    江无澜委屈巴巴…人家曾经也是有点家底有车有房的人。这不是…让人抄家了吗…

    影王忍不住捏了捏江无澜气鼓鼓的脸,只觉得特别好玩…

    贪财又好色,有这么个容易满足的媳妇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影王以前总是担心这个“色眯眯的小财迷”会不会很容易被骗走…

    但是,以自己骗了这么久都没有吃到的情况来看,好像是自己被她骗走了…

    影王心里想着,嘴上就呢喃了出来,“小骗子…”

    “啥?”

    影王轻轻敲了一下江无澜的脑门,“说你,骗财骗色的小骗子…”

    “我…”江无澜刚想反驳,后来发现…他好像说的没错…但是自己又不能怂,“你…你有本事别上套呀…”

    影王还真没想到江无澜能来这么一句,还真是噎的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无奈的笑笑。

    都是自己惯的…将错就错吧

    ——————

    绚丽的烟花,随着凤鸣和巨响在寂静的夜空中炸开,照亮夜空,多般的绚丽,多么的辉煌!

    烟花盛开的瞬间,那胜景比万古不灭的星月更耀眼。

    烟花下,映亮了女子的脸,笑容奕奕,眼中神采璨若星河…影王只觉得天上的烟花都不如怀中女子半分耀眼。

    她看烟花…他看她…

    “看我干嘛,烟花不好看了?”

    “烟花?好看不过一瞬即逝,且那一瞬还不如你半分美。”

    江无澜被影王逗笑,“哈哈哈~就你会说话。人们都可怜烟花,都说烟花易冷。人不知这就是烟花的一生。生于璀璨,亡于璀璨,世人还要仰望才能见,人家活的一生绚烂,与人相比不知道是谁更可怜。人生一世若曾有一瞬能璀璨盛世、艳压星月,短点就短点,好过无聊空百岁。”

    影王环着江无澜的手臂紧了紧,“你可莫要有这种想法,你已经闪耀了本王的夜空,本王既在,你便不许熄灭。”

    随着一朵烟花升起,江无澜踮起脚尖亲吻了影王的唇。

    随着烟花绽开,影王的温柔也在心底绽开。

    ——————

    那一夜,影军的烟花燃慌了对面敌军的心。

    驻扎在西奉归战地防线之后与影王对垒的,是白独休的第一大将——房般庆。

    “影王现在根本就是兵需战短,竟然还有心思放烟花?!”

    房梁树“父亲,会不会影王的兵需根本没有问题。”

    韩立光“少帅,我们的情报不会有错的,影王的兵工厂就是凌剑谷,凌剑谷现在因江无疾遭受重创,根本不可能再为影王效力。依末将看,这影王是故意想要迷惑我们。”

    房般庆“他影王纵然深不可测,也不是神仙。四十万军,本帅就不信他影王的地界还能从天上掉馅饼!如往常一样,盯好所有影王可能运进军需的必经之路,断了他的军需。严守关内,绝不能有一块煤石流出。饿不死,我也要冻死他们!”

    “是!”

    房般庆“韩立光,这晚上的烟花放的也蹊跷,莫不是在传递什么信号,派探子再前去打探!”

    韩立光“是,大帅!”

    ————————

    影王“诸位觉得今晚这烟花好看吧。”

    马崇山(高桓军大将)“影王此言何意?莫非这烟花除了讨好叶夫人,王爷您还另有深谋?”

    影王听出马将军言语中的不满,只是笑了笑,“这半月来,对面那帮人可是在本王运军需的路上下了不少的功夫。本王派进秋湛的人马刚出去,就遭了埋伏。他们的消息,未免太快!”

    马崇山“影王是怀疑军中有细作?”

    关山王“两军交战少不了有细作潜入,这也不奇怪。但这细作不除,可是要毁大事。”

    嘉文郡主“原来影王是这个意思。”

    马崇山疑惑“郡主,末将未明白。这与今日的烟花有什么关系?”

    厉章“马将军,这还不懂,您带兵作战脑子转的这么快,这会儿怎么还不如我了。”

    马崇山“我是个粗人直肠子,你们这些文人的花花肠子,弯弯绕绕的我怎么懂,就直说呗!”

    厉章“就是抓细作呗。对面要是不年不节的突然砰砰砰的放烟花,正巧你在敌方还有自己人在,你就不想问问是为什么?军中与军外的细作肯定会想办法互通消息的。”

    马崇山“这样啊…就这么直说多好。”

    影王“暗谷将主,要说抓细作的本事,可没人比得过你们暗卫,这件事还要辛苦你们无忧门了。”

    暗谷“遵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