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六章 特权

作者:明媚之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6月6日侯佩涵与齐子墨的婚礼如期举行,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总之婚礼的地点好巧不巧的选在了a市新区的宇阳大酒店中举行,

    而齐家作为a市nk交易所的掌权人自然是时刻被媒体关注的对象,再加上侯佩涵个人的关系,所以这场婚礼可以说是万众瞩目,

    大众对于刚开始听说齐家和侯家要结秦晋之好时还心存疑虑,毕竟最开始被媒体曝出侯佩涵曾经当众在交易所大厅倒追齐子墨一事,随后又被侯佩涵亲自携男友出面澄清,这才阻止了此事近一步的恶化,

    就在众人渐渐淡忘此事时,又从小道消息处得知侯佩涵和齐子墨被众人在酒店内偷欢捉个正着,再然后便是宣布订婚,婚期,等等一些列事情,

    虽然酒店内的事情没有被媒体曝出,但很多聪明一些的人都看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无非一场你追我赶的狗血戏码,

    随着网络的发达,这年头大事小事经过媒体之口一报道就会变了味,失了真,究竟真相如何可能只有当事人清楚,

    况且自从齐家正式宣布齐家独子和侯家千金订婚的消息开始,自始至终作为曾经被侯佩涵当众宣布为正牌男友的沈东祁未出面置一词,被甩之人都没有意见,更何况是一众吃瓜群众,自然是有热闹看就可以,真相如何不会有几个人关注的,

    但随着二人婚期的将近,媒体为了博得头条还是24小时不离的盯着齐家和侯家动向,害怕错过一丝一毫的消息,

    所以在6月6日一早微博上便不时有关于齐候两家的最新消息更新,

    消息一直被报到,从九点新郎齐子墨准时到达侯家接新娘前往酒店开始,这场婚礼真正进入了高潮,众人只见视频中的新郎风姿俊美怀抱娇妻一步步走到侯家门前的第一辆加长林肯婚车上,弯腰将新娘放入后座,这才不疾不徐的坐进新娘身侧,婚车启动,

    随着第一辆婚车的前行,后边是一排排乌黑发亮的名贵轿车飞驰而去,

    再然后是婚礼举办地点,宇阳五星级大酒店内五楼,新娘新郎站在高台上交换戒指,台下是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眼见的甚至还在里边看到了不少商界有头有脸的人,以及政界的几个熟人,

    光看嘉宾便知道齐家对于这场婚礼的重视程度,更别说婚宴现场的奢华以及一应用度,几乎全部是最好的,

    再然后是新人敬茶,红包,

    然后换下礼服后一对新人一桌桌敬酒,

    外界通过微博看到的是衣香鬓影,金碧辉煌,香槟美酒,好不热闹,

    现场的人看到的是男俊女媚,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而只有今日的主角之一的侯佩涵自己心里清楚,心中的难过随着婚礼的尾声,一点点沉入到了谷底,

    在分别给宾客敬过酒后,齐子墨带着侯佩涵双双转身,齐子墨送侯佩涵走到走廊上的电梯口这才说了一句,你自己上去吧,话落转身返回了宴会厅,离开前甚至没有多看女子一眼,

    而侯佩涵看着作为她新婚丈夫的齐子墨背影一步步远离,脸上明媚的笑意终是再也维持不住,捂脸提起裙摆冲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甚至还能看到女子哆嗦的手指,

    那是她隐忍的怒气和难过,即便她将自己降到尘埃里,依旧换不来齐子墨的多看一眼,在他的眼中自己是什么,妻子,还是床伴?

    结婚虽然有自己哥哥的相逼,但齐子墨既然已经同意了此事,又何必再众人面前一套,背后一套,

    这让侯佩涵心底最后的一丝期许击得粉碎,她终于明白了季晴的话,有时候看似得到了,其实只有自己明白两人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她和他从开始就错了,大错特错,而最愚蠢的是这种错误还在一直下去,看不到终点,看不到希望,只剩满身疲惫,

    侯佩涵为了避开众人,所以在电梯到达顶层后,便匆匆回了房,将自己关进酒店套房里,企图让自己翻涌的心绪得到冷静,

    而五楼内婚宴现场的季晴,在看到齐子墨去而复返的身影后,便皱起了眉头,她将身侧的任营拉起,二人一起离开了宴会厅,

    因为李初夏怀里抱着孩子,所以季晴并未叫她,

    两人一路寻到了顶层侯佩涵所在的套房内,敲门无果,季晴无奈只能拨通了侯佩涵的电话,但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季晴担心侯佩涵出事,虽然刚才侯佩涵一直都表现的很正常,但季晴依旧敏感的发现她的压抑和忍耐,

    作为他们的见证人之一,季晴心里很清楚,齐子墨对侯佩涵的态度耐人寻味,

    想到此季晴伸手去找手机,但低头才发现自己今天为了迎合婚礼,是穿着礼服出席,出来时又是匆匆离开将手包遗落在了五楼婚宴现场,

    季晴转头看了眼站在她身侧的任营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她看到走廊的尽头有酒店内的工作人员正在检查客房,于是抬步上前,说明情况后企图让对方帮忙打开房门,

    服务员听后,急急摇头,说酒店内有明文规定,只要不是客人要求,其它一律不能随意打开套房的门,否则严惩,

    季晴看他说的郑重,也无意为难他,于是只能退一步借了他的手机,手机被顺利拿到手,季晴也未多想便拨通了顾晨宇的电话,

    顾晨宇从4月底出差后,一直未归,和对方达成合作协议后,又到了巡视各省市酒店工作的时间,于是便趁着此行一并解决了,

    这一巡视便是一个月之久,

    因为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所以侯佩涵的婚礼并未参加,

    季晴拨通顾晨宇的电话后,三两句便说清楚了始末,于是挂断电话,不过几分钟就看到电梯口有人匆匆而来,

    走到近前,和季晴打过招呼后,这才反身打开了侯佩涵所在的套房房门,直到离开都是态度恭谦,恭敬有礼,一副有求必应的模样让季晴身侧的任营看的一阵羡慕,

    嘴里直嚷嚷特权就是好使,

    随着房门打开,季晴快步进了房间内,身后跟着任营,

    二人在套房内主卧室里浴室内找到了将自己缩作一团的侯佩涵,只见她身上依旧是刚才敬酒时所穿的敬酒服,头顶是花洒,随着花洒中水的缓缓而下,侯佩涵满身狼狈,加上她此刻抱臂坐在浴室内的地板上,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季晴快步上前,将花洒关掉,然后从一侧的毛巾架上取下浴巾将侯佩涵包上,这才扶着她起身,

    躲在自己思绪中的侯佩涵看到身前的季晴和任营,一下子卸了力抱着季晴的腰痛哭出声,

    季晴只能任由她这么抱着,伸手在她的头顶轻轻安抚着,

    而任营看到这样的侯佩涵也是吓得不轻,连忙上前将侯佩涵揽着,轻声安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