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七 如果没有如果

作者:秋子果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宁孟这才循着夏伊的声音找过去,却发现红姐在夏伊卧室的小阳台靠墙瘫坐着,腿边是横七竖八的空酒瓶子。

    “红姐,红姐,你没事吧?”

    宁孟走到小阳台,看到的就是红姐眯着眼顺墙瘫坐,脸上的妆容早已被泪水晕染,而夏伊则是一脸着急的摇着红姐不停喊着她的名字。

    “宁孟,怎么办啊?红姐好像喝醉了!”

    见宁孟进来,夏伊忙问道。

    “没事,喝碗醒酒汤睡一觉就好了。”看了看周围对夏伊道:“伊伊,我现在抱她去床上,然后你找毛巾给她擦擦,我去煮醒酒汤,怎么样?”

    “好!”夏伊点点头,红姐现在昏迷不醒,只能这样了。

    宁孟待夏伊点头后忙转身离去,夏伊还没来得及他去干嘛了,他已经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只是手里多了一张浴巾。

    宁孟拿着浴巾包着红姐妖娆性感的娇躯这才抱着红姐去床上,夏伊也快速的帮红姐卸妆等相关事宜。

    可在夏伊将卸妆棉刚刚触到红姐脸上时,红姐却突然睁开眼睛,里面全是戒备,待视线慢慢聚焦时才发现她眼前的人是谁,又瞬间回到她原来的模样,只是多了层刻意。

    “红姐,你没事吧!”夏伊担忧的看着红姐,在她眼睛前伸出三个手指晃了晃问道:“红姐,这个是几?”

    红姐妩媚的眼睛瞪了夏伊一眼,一脸头疼的扶额,对站在一旁的宁孟道:“宁孟,这是谁的傻老婆,赶紧带回去,别在这里碍眼了!”

    “红姐!”

    夏伊无奈的拿起卸妆棉继续在红姐脸上擦着,而红姐这次也无比安静,乖乖的享受着夏伊的照顾。

    宁孟见此,还是默默出去煮醒酒汤给红姐。

    “红姐,宁孟哥现在给你去煮醒酒汤,我现在给你放洗澡水去,泡泡澡再喝碗红酒汤明天起床就不难受了!”

    待红姐妆容全都卸完,夏伊站起来准备去放洗澡水。

    “他找你们了!”

    夏伊看着直视着她的红姐,一时没有说话,而红姐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可是也没有任何感彩,只是像陈述一件最为平常的话,就好像笃定的说,“夏伊,你今晚一定是吃过晚饭才过来的”一般。

    见夏伊的表情,红姐仿佛早已洞悉了一切,肯定道:“他都和你说了!”

    夏伊见此也并没有再隐瞒,点点头道:“是,他都和我说了!”

    “哦?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红姐知道,他那人如果和夏伊关系一般般的话肯定不会讲这些的。

    听完红姐的话,夏伊也不忙着去放洗澡水了,放下手里的东西准备坐下和她说。

    虽然有佣人,但是为布置小喇叭和小石头的生日宴,她事事亲为,别说,也挺累的。

    可她还没坐下呢,就听红姐说,“今晚你准备陪我吗?”

    夏伊点点头!

    看到夏伊点头后,红姐才继续道,“伊伊,既然你陪我,那你就别叫你老公煮醒酒汤了,我没醉,刚刚只是睡着了而已,还有,叫他回去吧!”

    听红姐这样说,夏伊也没多想,看她情绪稳定她也就放了,那还有什么不听的,现在她就算要天上的星星,她也得给她摘下来啊。

    立马去厨房找宁孟去了,而且家里一下子两人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这心里也着实放心不下。

    而听完夏伊话的宁孟也没急着走,一边忙活着手里的一边道:“伊也,也不在这一时,你先进去陪她吧,等我把醒酒汤做好了端进来,我再走不吃!”

    宁孟想法很简单,其实红姐醉酒难不难受不是他最最关心的,而是她醉酒了折腾起来受苦受累的还是夏伊,所以,他还是坚持把醒酒汤做好!

    当然,这一切他是不会主动和夏伊说的。

    而他也不用担心夏伊会多想,因为他知道她对他是足够信任的,而他也会对得起她的这份信任。

    “红姐,等等,宁孟哥做完醒酒汤后就会走,喝完头就不会难受了!”

    回到卧室后,夏伊对红姐道,她醉过酒,知道那是种什么滋味,更知道第二天酒醒后的头痛欲裂是什么感觉,所以她也是很赞同宁孟煮醒酒汤的。

    红姐一脸莫测的看着夏伊,好笑的问道:“伊伊,你不会以为宁孟在给我煮醒酒汤是因为怕我第二天头疼吧?!”

    “难道不是吗?”夏伊眨眨眼,看着红姐说道。

    红姐撤掉身上裹着的浴巾然后将她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一脸故作高深道:“夏伊啊夏伊,你家宁孟哥哥,要说煮醒酒汤是为了防止或者避免我第二天头疼,还不如说是怕我撒酒疯折腾你,懂不懂啊!”

    夏伊一脸茫然不解的盯着红姐,“你确定?”

    “不仅确定而且还很肯定!”陷在被子里的红姐看着坐在她旁边的夏伊,解惑道:“伊也啊,这世界上很多人都是那什么无利不起早,而你家宁孟哥哥则是只要对你有好处的,他才会这么周到,不然哼,我就是求他,他也不见得会给我煮醒酒汤!”

    夏伊凑近红姐,俏皮道:“那红姐,既然你沾了我这么大的光,那要不要好好谢谢我,譬如什么以身相许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夏伊,你立马给我圆润润的鸡蛋走路!”

    红姐闭着眼睛,此刻一点也不想多说一句。

    鸡蛋走路----滚,圆润润的鸡蛋走路应该是快点滚吧!

    “扣扣,扣扣……”

    听到敲门声的夏伊也不说什么进不进当然,立马从床上弹起来快速的去开门。

    “宁孟哥,你已经煮好了啊!”夏伊拉着宁孟的外套跟着他一直来到红姐旁边。

    宁孟将醒酒汤递给夏伊,温柔道:“已经是常温了,可以给她喝,我就先回去了,有事随时打电话……”

    躺在床上的红姐听到夏伊和宁孟那么腻腻歪歪,她也不需要夏伊喂什么的,忙从被子里钻出来,端过桌上的醒酒汤眼睛眨也没眨,一口气就全吞下去了。

    然而,喝完还不算,拿起她已经喝的空空如也的碗倒扣着对宁孟道:“好了我喝的一滴不剩,而我也没有喝醉,所以,放心,我不会折腾你老婆的!”

    宁孟点点头说了句“有事电话联系,明天我来接你”就走了。

    “到家后给我发个消息,还有路上车速慢点,注意安全!”

    红姐一直忍着,等宁孟走完,红姐再也没有忍的理由了,气愤道:“夏伊啊夏伊,你是不是来安慰我来的啊,这怎么成了你们秀恩爱撒狗粮的主场了,啊?!”

    红姐说完就背过夏伊生着闷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夏伊也忙去道,“红姐,红姐,好了啦,是我讨厌,别生气好不好?”

    “伊伊,你上来吧,我和你有事想谈谈!”

    红姐态度转变之快让夏伊应接不暇,但她还是说,“好!”然后脱鞋上床。

    “伊伊,灯关了吧!

    夏伊也听从红姐的安排,关灯!

    灯关掉后。

    卧室陷入一片黑暗,夏伊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才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隐隐约约还能透过外面的灯光看见里面的光景。

    就在这时,夏伊听见红姐充满了自责的声音,好像压抑了很久又仿佛得到了解脱,低声道:“伊伊,其实我很早很早就想对你说对不起,可是一直都不敢,我怕失去你这个朋友,可是,它一直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夏伊不解,但听红姐语气这么低沉,她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忙道:“红姐,活在当下不是你一直说的吗?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在说了!”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无论悲喜不管对错,再提又有什么意思呢!

    还不如不提,活在现在,好好珍惜现在。

    可那件事红姐背负了这么久,她是时候该说出来了,而且,现在于她而言,并没有什么不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夏伊还来不及说什么,只听红姐已经一副非死不可的讲述着。

    “伊伊,当年在‘天上人间’酒吧,你让我帮你想办法筹集宁孟的手术费,其实,当时我收了别人一大笔钱,为的就是要毁掉你……”

    红姐想起那段为了帮大东偿还债款而不择手段的经历,她真的是无法释怀,看,她做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所以才会有那样的事,所以她未出生的孩子死在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拳脚下。

    “红姐,没事没事,都过去了,你看,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想了,别想了啊!”

    夏伊从后面拥抱着红姐,感受到她的脆弱和恐惧,她想,那段过往对红姐的打击不是一丁半点吧。

    红姐猛烈的摇着头,崩溃道:“不,不,有些事不管过去多久都不会过去的,过往的记忆每时每刻都侵蚀着我的心,这是不可能变淡的!”

    红姐现在的情绪极其激动甚至是崩溃,想到大东对她的种种,想到那个才两个月的孩子……

    如果,如果ta现在在的话,已经在上小学了。

    可是,如果却没有如果。

    最快更新,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