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3章 离开齐国

作者:节操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们是不想在齐国立足了吗?是不是以为你们是修士,就高人一等,可以肆意妄为?”齐公小白脸色阴沉的说道。

    “齐国需要我们,而我们不需要齐国。”乌云仙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已经给这里的百姓和学宫弟子们留下足够多的东西了,至于你们,不值一提。”

    乌云仙说完之后,便和云霄一起离开了宫廷,齐公小白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左右,给我拦住他们!”

    乌云仙不想为难这些侍卫,祭出一道狂风符,便将这些侍卫吹开,和云霄一起施施然出了宫廷。

    邹进见状,只能在一旁叹气。

    那位云仙子可是隐世门派弟子,合体境的大能,和学宫祭酒管伯一个境界的存在。齐公小白说出那种话,表露出那种企图,能不引起她的震怒吗?

    乌教习短短数年便从金丹境晋升到分神境,乃是是绝世天才,更是无偿教给了齐国修士好几种符咒,是齐国对抗邪魔很重要的人物。

    不行,不能让他们走,一定要把事情挽回!只希望管公快点回来,主持大局!

    邹进急忙回了学宫,只见乌云仙已经将洞府收拾好了,洞府之中,空空如也。

    “子玄公,你这是……”邹进顿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已经通知了学宫弟子们,未时初刻,我会举行一次非常重要的讲学。当然,这也是我会在稷下学宫进行最后一次讲学。”乌云仙说道。

    “子玄公……”邹进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在齐国留下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我想要回燕国去,拯救那些在苦寒之地和邪魔战斗的人。”乌云仙说道,“你也不必劝我了,我去意已决。”

    邹进看见乌云仙离开的背影,只能深深的叹息。

    乌云仙的第一次讲学,是在稷下学宫中的演武场里面;而他的最后一次讲学,稷下学宫中的演武场里面。

    不同的是,第一次讲学,乌云仙孤身一人,而这一次,有云霄陪在他的身边。

    学宫弟子们陆续到齐。见时间到了,乌云仙说道“接下来我要教习的,是清心符的制作方法。有了清心符,你们就可以抵抗邪魔之力对你们神智的影响,保持自己的清明。这一次,我只会将两个时辰,你们认真听好了。”

    乌云仙在台上,讲了足足两个时辰,学宫弟子们用心听讲。

    “好了,清心符的教学,也告一段落了。顺便一提,这也是我在学宫中的最后一次讲学。”乌云仙说道。

    台下的学宫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我在稷下学宫的三年,将符咒之道传授给了你们,也将如何创造符咒的思想传授给了你们,在不久之后,符咒学派就会兴起,这些,也是我留下的最重要的东西。”

    “利益动人心,我想要的,不是和别人一起勾引斗角,而是安静的研究符咒。因此才我决定离开纷乱的齐国,告别这一座学宫。别了,诸位。”乌云仙说道。

    说完之后,乌云仙和云霄便走出了演武场,离开了学宫。

    学宫的外面,是齐国的军队。竖刁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他见乌云仙出来,眼前一亮,便对着乌云仙大喊“乌子玄,你犯了大不敬之罪,还不快束手就擒?”

    乌云仙顿时失笑。他手中剑光一闪。竖刁就捂着脖子,倒了下去,齐国人目瞪口呆。乌云仙和云霄离开临淄,向着燕国地界赶去。

    乌云仙走后的第三天,管伯和鲍仲牙从魔域中出来。这一次,他们两个拼着受伤,在魔域之中强行击杀了一个邪魔王,乌云仙的符咒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管伯回了学宫,正想去找乌云仙,却只见邹进面色凝重的迎了上去。

    “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是学宫出了什么问题吗?”管伯问道。

    “出了大问题。”邹进语气低沉,“三天前,乌子玄教习和齐公起了冲突,齐公对云仙子有不敬的举动,现在,乌子玄和云仙子已经离开齐国了。”

    “什么?我不过在魔域之中留了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管伯的脸色顿时变了。

    和自己相同修为的云仙子,身为制符大师的乌子玄,这两个人离开了稷下学宫,可是稷下学宫极大的损失!

    等到管伯按耐住怒气,了解完原由之后,更是感觉可气。死了一个公子无亏算什么?不过是一个庶子而已。因为一个庶子,一个捏造的罪名,便赶走了一位大能,一位大贤,齐公小白,你还真是厉害!要是照这么下去,齐国跌下霸主位置的时候也不远了!

    管伯阴沉着脸,进了宫廷中去见齐公小白。

    齐公小白看见管伯,连忙说道“管公,稷下学宫教习乌子玄与公子无亏之死有关,却抗拒天命。先前他更是在杀害竖刁之后,逃离临淄,还望管公亲自追击,将其绳之以法。”

    听说竖刁死了,齐公小白有一点伤心。竖刁是齐公小白从小的玩伴,而且还为了侍奉齐公小白,选择自宫。这样一位近臣死了,让齐公小白感觉很是痛心。

    “你知道你赶走的这两位,都是谁吗?”管伯阴沉着脸,“乌子玄,是不世出的天才,制符大师,齐国能够压制邪魔的最大功臣。云仙子,隐世门派传人,传下呼吸法,造福一方。她修为更是强横,和我一样。现在,你知道他们两个的重要性了吗?”

    “这……”齐公小白愣住。他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公子无亏不过是庶子,平时也不少作恶。竖刁自宫入宫廷,不惜自身之人,也不能指望他爱惜君主。因为这两个人,和两位大能分道扬镳,我很失望。”管伯缓缓说道,“事已至此,我也无能为力。只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管伯离开了。齐公小白看着管伯,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还需要管伯的实力和声望,不可以和他交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