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8章 交易所

作者:水鬼游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逵确实没有骗人。

    但现实要比谎言更加让人害怕。

    胥吏的凶狠,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简直就是恶魔般的存在。尤其是充当收税的胥吏,更是让人谈之色变。

    大宋什么人最厉害?

    对百姓来说,不是朝堂上高高在上朝廷重臣;也不是驻扎边陲,手握重兵的将军;更不是被当成猪狗一样豢养的皇家宗室。而是收税的税官。

    对于普通人来说,得罪了税官,等着破家吧!

    亢金在听到李逵问“交税了吗?”

    这句话之后,心中顿时不用担心小命不保了。在他们面前的俩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劫道的不法之徒,而是官府的爪牙。

    只要是官府的爪牙,就免不了会贪图一些小便宜。亢金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捂了捂腰对李逵拱手道“这位不知如何称呼?”

    “家中排行老二。”

    亢金苦着脸作揖道“给二爷行礼。您看这样如何?”亢金巴拉一圈,将地上的钱财都捧起来,对李逵巴结道“小的不知买卖粮票还要缴税,幸亏二爷提醒,才让小的免了牢狱之灾。些许钱财,还请二爷不要嫌弃。以后但凡有小的一份酬劳,必然不会忘记的好处。”

    “什么?还有以后?”

    李云蹦起来,对亢金怒吼道。

    亢金愕然,觉得叫李逵二爷的小子,他称呼三爷没有问题。拱手道“三爷,您老看看我们几个,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吗?就是在界面上做一份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营生。如今颍州城内的粮价暴涨,百姓都慌了神,粮票的价值也飞涨起来。可是买卖粮票,毕竟是期粮,您看这一张,是四月的粮票,价值七百二十文。”

    说完亢金找出一张四月份可以从官府粮仓里兑换粮食的粮票递给李云。

    李云撇嘴道“我能认不出来这玩意?”

    “那三爷的意思是……?”

    亢金实在猜不出李逵和李云这两人的意图了,平日里他是牙行经济,往来衙门的胥吏书办也不少。但都是县里面的胥吏。对方可能是州衙的,看着眼生。但不妨碍他用对付县衙的手段,来对付州衙的胥吏。

    而且看着李逵年纪也不大,应该是新入行的生手。

    如果是老手,哪有在街头就堵人动手的道理?

    李云觉得他有义务,也有这份责任维护自己家师祖的名声,咳嗽一声道“我等又不是打劫,又不是来无端坏你们的生意。但是做生意不交税,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哎呦。我的爷啊!这税交不起啊。”亢金仿佛被踩住了尾巴似的,叫苦连天“您老是不知道,大宋的商税是五分。一百文的生意,缴纳五文钱税钱。但是这是票子,不是粮食啊!今日买,明日卖,如果天天缴纳五分商税,谁受得了?周转二十次,岂不是官府武断的将说有的钱收入囊中?”

    “你……”李云掰开手指头,有点心慌的摆弄了起来“你别说话,让我算算。”

    “别算了,他说的对。”

    这点小算术,还难不倒李逵。他在琢磨一个问题,大宋的商人竟然将票据交易都开始用了起来。与其让其野蛮发展,还不如规范之后,统一筹划。

    不愧为商业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就差没有把股票给鼓动出来了。

    而且股票交易真要是按照普通商税征收,还有谁玩?

    亢金一看就看出,李逵才是主事的人,添油加醋道“二爷,您老在衙门里,不知道我等街头人的苦。这粮票价值七百多文,但一次交易,获利者不过十几,最多也就是四五十文。这点钱,哪里够交税的啊!”

    李逵点头道“没错,粮票确实不适合沿用大宋的税法,按照粮食交税,就失去了流通的意义。这是个问题,行了,你们几个跟我去衙门。”

    “二爷,您看!”

    亢金心头大急,都说这会儿功夫了,眼前两人怎么还认死理?

    去衙门?

    去衙门,你们俩还能捞到什么好处?

    可是李逵油盐不进,亢金几次想要贿赂,都无果。

    刚进入州衙,管事也好,茶坊,书办看到李逵的时候,都拱手行礼。只不过,李逵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二爷长。

    二爷短。

    尊称不断。

    亢金心头送了一口气,原来是个衙内,吓死老子了。只要不是胥吏,他的荷包多半算是保住了。

    等到李逵借了三堂准备审问的时候,亢金笃定了李逵的身份,头顶张长脚底流脓的衙内,没跑了。

    李云看着三堂牌匾下的官座,眼热不已。期待的问李逵“二哥,我能坐一坐吗?”

    “没人看见,坐一坐又何妨?”李逵对李云这点小心思鄙夷不已,他是对等级森严没有太多观念的人,满不在乎的看着牌匾下的座位。放在茶肆,这样的座也就是个寻常的大堂散座,连雅室内都进不去的普通货色。

    可是放在了衙门里,同样的一把椅子,就身价百倍,千倍,甚至无法估量。

    因为这把椅子代表了等级,官员的身份,还有官符的威严。

    但这些玩意,在李逵面前都不算什么。要是没人看到的话,龙椅他也敢坐一坐。可李云不一样,他生活在等级森严的胥吏之家,官和白丁的差距,是用什么也填补不了的天堑。

    李云欣喜不已,这可是州衙的三堂啊!平日里坐上去的起码是个六品官,当屁股挨着官椅的那一刻,李云发出了近乎于陶醉的呻吟。

    这厮,飞了。

    “说说,都是什么人,做这生意多久了?往来交易多少?”

    “两位衙内,我等错了。”啪嗒,有一个没胆气的货跪倒在地上,捂着脸,痛苦道“冤枉啊!”

    啪——

    休得喧哗!

    坐在官座上的李云一拍惊堂木,暴喝道。随后又是紧张的四处张望,发现每人,一脸满足。

    “我等都是街头的小人物,在下亢金,是往来的牙行经济。”

    李云眨巴了一阵眼珠子,按照官员的排场,指不定有书办抄录。可是他能指望上李逵吗?这等苦活累活,只能由他受累了抄录了。只不过亢这个姓氏实在太生僻,李云也琢磨不透到底这么写,嘟哝道“土炕的炕,姓这个姓的人可少见,小爷还头一次见!”

    “亢龙有悔的亢,又是岳帅缑亢,的亢。不是土炕的炕。”亢金气地眼角直跳,这位爷们百家姓是怎么背的?连这个都不知道。可怜父辈打下的基业,眼瞅着要被子孙败光了。

    李云装作模样的点点头,丝毫不在乎学问上被人奚落,满不在乎道“接着说!”

    倒卖粮票,这生意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往来之间需要牵线搭桥的就由亢金来,其他的要么是手握粮票的商户,或者想要购粮的城内住户。

    收入?

    少得可怜。

    李逵琢磨了一阵之后,问亢金“你既然是牙行经济,为何不做田产租赁的生意,而做起了倒卖粮票的生意?”

    “没得做啊!爷。”亢金大吐苦水道“您是不知道,这颍州地面上,牙行都快活不下去了。城内的房产,都是大户所控。平日里用不上牙行牵线搭桥。乡间的田产买卖,也用不上我等。要不是从别处找补些生意,都没法做了。”

    李逵突然凑近道“筹备以粮票交易的经济所,你觉得可行吗?”

    “太行了,这生意别看做的不多。那是手里有粮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还能买卖挣钱,没粮票的却苦于被米行压榨。要是有了专门的交易所,小人敢保证别看每次抽取的佣金不多,但买卖持续。一张粮票,交易一次,没多少钱?交易十次,一百次呢?粮票不同于粮食,轻飘飘的一张纸,拿来送去都方便。也不知道知州老爷是怎么想的,弄出这等神奇之物。可惜短了交易的手段,不然小人敢担保,这生意一点都不比开酒楼差。”

    亢金拍着胸脯保证着,他觉得李逵很有可能心动于这门生意。

    而做生意,李逵的身份怎么能抛头露面?

    李逵需要一个马仔,一个忠心的马仔。

    这时候,亢金不一再表示自己的忠心,还在等什么呢?

    李逵颔首道“我知道了。你们几个带着属于自己的钱和财物离开衙门,亢金,你等着。”

    在后院内,李逵将情况给苏轼说了一通,苏轼认为粮票可以买卖的话,会解决一部分手中有钱的百姓被米行控制住粮食的危机,觉得这是个突破口。同时也认同李逵的建议,降低交易的税收,要不然百姓太吃亏。

    “师祖,您看如何?”

    苏轼爽快道“我看行!不过,真不用高俅去办吗?他还是挺好用的。”

    高俅在一旁听的眼冒金星,做生意?他要是有这份本事,会把爹妈给他留下的遗产挥霍一空吗?再说了,他如今也很忙,整日跟着苏轼,哪里有时间去坐镇牙行之中?

    等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亢金看着李云趴在官案上呼呼大睡,有心一走了之,但同时担心错过了良机。

    毕竟李逵言出必行,说不要钱就不要钱。

    是个爽快人!

    跟着一个爽快人做事,亢金觉得他的好运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