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六章 聆风峡谷

作者:七筒包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云炽他们便来到了聆风峡,一起来的还有那日发现魔魅踪迹的几名百草谷弟子。

    聆风峡前座落了两座大山,作为天然的屏障挡住了外来的觊觎,中间唯漏一个细长的““形缺口,每当轻风吹过,便如吹动了柔和的琴弦,奏响了微微的天籁之音,故这里才取名聆风峡。

    峡谷气候四季如春,最是适合灵植生长,这里各种灵花灵草遍布。峡谷内阳光明媚,姹紫嫣红,彩蝶纷飞,端的是美不胜收。

    这时,一丝清雅而沁人的香气袭向云炽等人,云炽沿着香气的方向望去,一棵顶着一个硕大花苞的灵株正卓尔不群地生长在群花之间。

    云炽一看品相非凡,便问到,“谷主,可否请教一下这花叫什么名字?“

    沐宇真回答说“这花叫做明照,同本宗特有的琉璃昙花月空雪株一样同属灵昙花科,见月而开。月空雪株和明照,虽功效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只能在特定的地方生长,月空雪株只生长在本宗福地,而明照,也只有我们百草谷有。“

    云炽“哦“了一声问“哦!如此奇特,并非只是因为它稀有吧。“

    这时高郭元回答说“正是如此,云师叔可知,月空雪株是疗伤洗髓的圣药,而这明照却是净化躯体的灵株。“他这时已知云炽为玉真之徒,故改了称呼,按辈分叫了师叔。

    云炽不解地问“净化?“

    高郭元说到“是的,净化,若我等修士身染污秽,即使深入骨髓也能用这灵株净化,且不会伤及筋骨。它世间罕有,但它也是一棵亦正亦邪的灵植。“

    云炽问到“此话怎讲?“

    沐宇真说“因为它不但可以净化污秽,对于魔魅来说,它也能净化罡气。“

    云炽了然了,点点头。

    高郭元又接着说“我们这棵明照已经生长了六百年了,是我们百草谷其中最珍贵的灵植之一,其十年一开的花朵药性几乎已能净化元婴以下修士身上的异气,现在快到它的花期了,散发出的香气也能起到一定震心净气的效果。那晚我们发现那只魔魅时,它正围着这棵明照,不知意欲何为,当值的弟子赶来时,它却跑掉了。“

    云炽问“难道它潜入百草谷,想要得到这棵明照?“

    沐宇真说“有可能,但我怀疑它是被含有罡气的法宝所伤了,想利用明照来净气。“

    云炽疑问到“沐谷主此说可是有根据?“

    沐宇真点点头,说“在下从外赶回来时,接到通报,便曾来这里查看了一番,云师叔请过来这里一看。“

    云炽随着沐宇真来到明照灵株旁,他拨开灵株底下密集的小草,双手笼罩于泥地上,施术令已融进泥土的血污再散发出了一丝血腥味,即使再几不可闻也逃不过修真之人的五感。

    云炽内心一震,但仍面不改色地说“沐谷主心思真是细微入尘,这个小小的血点也能被你发现。“

    沐宇真笑笑说“云师叔过奖了,我只是做了应做的。这魔魅负伤还拼死潜入百草谷,想来有可能是为了明照的药用价值。“

    云炽点点头,同意说到“没错,魔物被罡气侵蚀,才有可能是它不得不冒险的原因。“

    然后她又问“可有人说一下那晚详细的情况?“

    这时其中一名发现魔魅的弟子说“回禀师叔祖,当晚是我和袁师弟、张师弟当值的,我们巡视整个药园,大概是每一刻钟时间经过明照药田一次。那晚我们数次经过药田均无发现异样,但最后一次经过时,袁师弟说他有种不对劲的感觉,我们便回头去查看,竟看到一个怪异的黑影舌伸长数寸,向着明照,仿佛在吸取它散发的精气一样。但那黑影也知道我们发现了他,我们还没有靠近,它就仿佛化作一股烟般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云炽点点头,想起了自己所遇到的魑,也曾化作阵阵青烟遁形,便说“魑魅魍魉,本是鬼魔之物融合山川草木戾气所化,最擅长蛊惑人心、变化多端。隐匿等这种小手段本就是它擅长的。“

    高郭元说“那晚我接到通报,马上派人封锁药田周边搜索,也没有找到它的任何踪迹!“

    云炽见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便说“沐谷主,不介意我在你这聆风峡周边察看一番吧。“

    沐宇真一笑,说“当然没有问题。“但在他人不经意的时候,他的眼底却多了一股担忧,波动间,又再多了一股狠戾。

    他接着说到“云师叔,怕你对这里不熟悉,不如就由我带你去探查一番吧!“

    云炽淡然一笑,说“如此就有劳沐谷主了。“

    让高郭元等人先行离开,云炽和沐宇真环绕着聆风峡的群山间绕了一圈,当他们御剑掠过一个山涧时,云炽感觉到了灵气波动。这个波动极为微弱,时有时无,似是有法阵隐藏在这山涧中,又似不是,若不是云炽现在对阵法一途颇有了解,换成普通修士定会忽视了。

    她一问,说“沐谷主,这条山涧中,可是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吗?“

    沐宇真先是一怔,然后有些疑惑地说“这个地方我之前曾察看了很多次,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刚刚我们也特意看过了,并没有魔魅的踪迹啊,想来是一些小灵兽来去奔跑,才让师叔你误会了吧!“

    云炽一顿,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皆因这个波动太微弱了,不好判断,她一笑,说“可能是如此!沐谷主,既然这周围我们都看过了没有什么线索,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沐宇真点点头,正如他所想,便说“好,我们走吧。“

    他们回到门内后,沐宇真辞别,云炽回到室内打坐。仿似已入定般,没有任何动静,但在悄无人烟的三更天,一条黑色的人影从云炽的室内悄悄跃起,等到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踏上长剑,一直飞到了她们白日到过的那个山涧。

    云炽踏下飞剑,在那山溪边查看了一番,便沿着溪水向上寻到了源头。

    溪水是由一个小型的瀑布流下,瀑布并不高,最多3、4米,而那瀑布后,是一堵长着青苔的光滑山壁,看来并没有异样。

    尖锐而坚硬的望舒冰针已在手,云炽发射出去,碰到那山壁发出“铿铿“的声音,竟似是碰到了真正的云岗石壁。

    收回望舒冰针,云炽凝视那山壁,思索良久,突然眉头一展,暗笑说“原来如此!“只见她双手结印,口念咒语,说“天地自然,洞中玄虚。念尔功德,不咎,退!“话音刚落,随着云炽的一股灵气破空,山壁如一层薄膜般消失了,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一个曲径的山洞入口。

    云炽穿过瀑布,沿着这个入口一直向下,进到了一个地下山洞。

    山洞内寒凉入骨,并无其他,唯有一物伫立其中,了无生气却美丽惊心,让云炽注目了良久。

    她发现洞中除了这物外再无其他异样,转了一圈后,便走了出来。

    她双手再次结印,将洞口恢复了原来的伪装。然后一转身,踏上飞剑回到了会客峰,仿佛没有离开过一样。

    第二天,高郭元一早过来问她可准备有什么行动时,她淡淡一笑,说“没有!“

    高郭元不解地看着她,见她当真不是开玩笑,便讪讪地走了。

    云炽不知他走后是否会心生埋怨,自己如无事人一样,整天在百草谷东荡荡西荡荡,仿佛只是来游玩,完全没有一点紧迫感。

    而且一改往日冷如霜雪的风格,这几日和百草谷的弟子相谈甚欢,常常能听到她除了和弟子们讨论灵植相关的知识外,还不时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高郭元见她把查找魔魅完全不当一回事,无可奈何,他只有把云炽的这种情况汇报给沐宇真,自己安排人手再继续查找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