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1章 逛脂粉铺,极令恕秋撒糖(二更)

作者:风酒歌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女军们的动作很麻利,很快就把能用的鸭绒都挑了出来。

    这个天气,等晒干是不行了,江无澜让她们把这些鸭绒带进帐子里慢慢烘干。

    又找了几个会做衣服的女军帮忙,这第一件衣服,江无澜命人用了嘉文郡主的尺寸。

    衣服这边安排好了之后,江无澜还是一心放在地雷火药的研究上,她准备晚上再找影王商量一下,明天就安排人先按照图纸打造一批出来实验实验。

    ——————————

    城中,影王与商会和潞城知府的交谈也很顺利。

    煤铁之交易本就是大利,官府采税也高。

    影王给了他们极大福利同时,也对他们有所警告——商有商本,绝不能哄抬物价,趁苦寒之月祸民。若有发现,必严惩之。

    恕秋“王爷,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影王“自然不能,不给夫人带礼物夫人可是会生气的。夫人上次说要烟花,先去买些烟花吧。”

    恕秋“是,王爷。”

    影王“别叫王爷了,太引人注目,就叫老爷吧。”

    “是,老爷。”

    正巧路过一家胭脂坊,恕秋眼尖,对王爷说道,“王爷,也不能只买烟花吧。”

    说着,恕秋眼神示意了一下这个胭脂铺。

    影王想着,江无澜的行李甚少,确是没什么胭脂水粉。虽然她本就够漂亮但是女孩子想必是喜欢这些的吧。

    记得当年在京城江无澜拿着自己的令牌到处赊账的时候就买过不少…

    影王夸奖道,“果然带你出来还是有用的,你虽然武功差了一点,至少心细。走吧。”

    恕秋本以为会得到夸奖,没想到这夸奖来的这么扎心…

    武功差一点…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不管了…以权谋私,先把自己的事干了再说。

    影王一进店门,老板就察觉到绝对是笔大生意来了!连忙招呼着。

    “客官,您看您需要点什么,胭脂水粉,簪花珠钗,小店是应有尽有啊!您一定是送给心爱姑娘的吧。”

    影王淡淡笑着,“送我夫人。”

    “您看看这些,这些都是本店的新货,有胭脂,有唇脂,还有香膏。全潞城没有比小店更新潮的了!您瞧瞧,您想要点什么?”

    影王在挑,恕秋也在偷偷的挑。

    恕秋暗暗皱眉,这些女人用的东西花里胡哨的…自己还真是不懂…

    算了…王爷买什么自己买什么得了…

    影王也发愁…

    胭脂?这些颜色,跟自己的澜儿相比都有些俗气…

    香膏?这些香料、花香闻起来,都还不如自家澜儿的体香…

    唇脂?亲起来不方便…

    挑挑拣拣半天,影王最后只是皱着眉摇了摇头,“不好,俗气…”

    老板可不能放过这么一个大客户,“一看客官就品味不俗,眼光高!您要不看看这个,这个是本店镇店的招牌,别家都没有,这个叫面脂。冬天天气干燥,女人家皮肤娇嫩经不得寒风,这面脂能润脸还能润手。您闻闻,味道也是极好的。”

    影王倒是觉得这个还不错,闻了闻倒也满意。

    老板“您可以往自己手上涂一点,试一试。”

    影王才不会把这女子用的东西往自己身上涂,所以他的眼神落在了恕秋身上。

    恕秋正愁买什么,下意识就觉得有道眼神再看自己,一会头还真是果然。

    “老爷…您看我干什么。”

    “伸手。”

    “啊?…不是老爷…这是女人用…”

    影王给了恕秋一个“你不来难道本王来?”的眼神…

    恕秋没办法…只能乖乖的把手伸了过去。

    “自己涂。”

    恕秋乖乖的涂在手上,尽管觉得别扭也得强忍着。

    影王眼里带着幸灾乐祸的笑,问道,“如何?”

    恕秋摸着自己的手,“挺挺滑的…”然后闻了闻,“还…挺香的…”

    影王点点头,“包起来吧。”

    影王这下可是找到了实验品,什么香膏胭脂…统统在恕秋身上试…

    恕秋也从刚开始的抗拒…也变成了最后的破罐子破摔…

    “老爷,我觉得这个不好…不如刚才那个…”

    “老爷…这个不好闻…”

    “老爷…这个不滋润…”

    “…诶…这个好这个好耶…这个好滑哦…”

    挑挑拣拣也挑了不少,影王,“恕秋,付钱去吧。”

    “是。”

    恕秋付钱的时候,悄悄对老板说,“这个面脂,多要一个。…哦对了…这个不要写在票据上。”

    恕秋付完钱,收好票据…这回去可是要报销的…

    看着一个个的价格,恕秋不由的感叹,“嘶…真贵啊…”

    ————————

    回到营中,厉章揶揄道,“恕秋大人,您这是背着王爷进城逛青楼去了吧?怎么一身的女人味,可是够香喷喷的。”

    恕秋炸毛“你还说!老子还不是为了你!不然我闲的呀!引着王爷逛什么脂粉铺!王爷把一半的货都试在我身上了!能不香吗!”

    极令也忍不住,转过脸去偷笑。

    厉章“开个玩笑嘛!恕秋大人帮在下带了什么好东西?”

    恕秋递给厉章一个叫面脂,反正王爷给叶夫人买了不少。”

    厉章“这么小个瓶子!这送出去多寒酸呀!”

    恕秋“又不是买酒一还想要一缸啊!女人的东西就是要精致小巧。而且,一瓶五两呐!想想你的月奉吧我的厉总兵!再说了,与叶夫人用的一样,哪里寒酸!”

    “瓶子倒是好看…不贵不贵…能给茉莉将军用,就不嫌贵。”厉章捧着这个小瓶子,笑的满脸乐呵呵的出去了。

    恕秋和极令看着这般“铁汉柔情”的厉章,都忍不住浑身的鸡皮疙瘩。

    恕秋看着自己这双手感叹,“唉~我总算是知道冰肌玉骨是怎么来的…那都是钱砸出来…”

    恕秋突然把手伸给极令,“要不要摸一摸,真是又嫩又滑!”

    “你有病吧!”极令的白眼翻出天际…

    恕秋朝极令坏坏一笑,“还真想知道,冷漠如冰的极令大人要是突然变得香喷喷的会不会很可爱~嘿嘿嘿…”

    极令黑脸“你想干什么…”

    恕秋一下子扑向极令,“过来抱抱,传一下味道!”

    “滚!小心我揍你!”

    “很香的!”

    “你快去洗了!”

    “我不好闻吗?!”

    “滚开!”

    “令哥哥~快来嘛~”

    “恕秋!!你烦不烦!!啊呀别缠着我了,厉章还没给钱呢!”

    “对啊!厉章!还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