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丘家岌岌可危

作者:袁贰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冷下了脸色,语带凉意,附在宋妧耳边

    “他真是这么说的吗?”宋妧正玩的高兴,没有察觉到赵谨生气了,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真的,呜呜呜!”

    赵谨语气有些不善的问“不用加戏,告诉我!”

    宋妧搞不明白这男人好好的,怎么突然生气了,小脑袋闷闷的躲进他怀里,

    “真的,他说要在巷子里办了我!”

    这一句犹如火上浇油,赵谨空出来的手握了拳头又松开,往复了几次。

    宋妧拽着他胸前衣襟,小心的问“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赵谨低声而语带了一丝邪气的问“阿钰以为呢!”

    “呃……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当的。”

    “我不生气,因为……”

    “你谨哥哥要先在这……办了他!”

    赵谨说完就要松开了宋妧,奔向房玲的谭家表哥,吓得宋妧赶紧拉住了他

    “不不不,不要这么冲动!”

    宋妧眼看要拉不住赵谨了,干脆两手抱住了他的腰身

    “谨哥哥,你听我说!”

    赵谨舍不得推开她,一是他力气大,怕她受伤。二是这样抱着,他的心火消了一大半。他低头看向宋妧

    “怎么?”

    “我有个好主意,你要不要听?”

    赵谨收回了脚步,宋妧踮起脚,和赵谨耳语了几句后,赵谨终于拔云见日,邪魅一笑,微低下头轻声说道

    “女大王就是不一样!”

    “……”

    “在这站着,一动不许动!”

    赵谨松开宋妧,大步的走向房玲的谭家表哥,上下打量着他,手向旁边一伸,望舒就递了一把剑过去,长剑出鞘,房玲的谭家表哥蒙了,吓的腿直打颤

    “你!你要干什么?”

    “我们家是三殿下的……的……的姻亲,你是世子也不……不能……”

    “你得罪……的起吗?”

    “你不知道吗?”

    “阿诩……是本世子的堂弟!”更何况,他才收拾了赵诩,他要是敢替谭家出头,他就让赵诩吃不了兜着走!

    赵谨说完就挥起了剑,吓的房玲的谭家表哥哇哇大叫,没过多久,他的衣服全变成一片一片的,如绸缎雨一样,飘飘洒洒,慢慢的落了一地,只剩下……呃,一块遮羞布遮住重点位置。

    宋妧听到看热闹众人的抽气声,还有一些女子的尖叫声,就想回头看一看,只听得赵谨一声厉喝

    “转过去!”宋妧吓的赶紧转回身,一动不敢动,低头看自己的绣鞋。

    “望舒,把人带走!”

    “是!”

    赵谨和望舒错身而过的那一刻,望舒听到

    “找个小倌馆,卖了!”

    “呃……”

    “不废了他,不许放出来。”

    “是。”房玲的谭家表哥慌了,大声喊叫

    “你,凭什么,你……”

    望舒一抬手,点了他的穴位,亲卫军一拥而上,带走了房玲的谭家表哥。

    其它的黑衣人,全都送到了大理寺。

    心想,主子以前不是这性子,那定是要先砍了为快的,难道是宋姑娘的主意?

    赵缨见事情圆满结束了,也骑上了马,装作很沮丧的叹了一口气

    “好好的拜师,被丘家和路家养的狗,给搅了。”

    看热闹的,顿时明白了,那不是三殿下的姻亲吗?还有丘家是前些日子找宋妧麻烦的那家商户。

    “殿下息怒。”

    “息怒?”

    “县主好不容易想学点什么,这下子宋姑娘受了惊吓,错过了拜师的吉日,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本宫想想就生气。”

    “哼!”

    “他们两家为人下作,殿下不必与他们置气,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就好!”

    “嗯!这倒也是,本宫向来通情答理。”

    赵缨拉了拉马缰绳,看向在场的人,大声说道

    “本宫今天把话搁在这,以后谁要是敢和这两家做生意,帮着这两家……”

    “就是和本宫作对!”

    赵谨也刚上了马,同样朗声说道

    “大皇姐,谨……多谢了!”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今天我赵伯彦亦把话放在这,日后谁若是与这两家做生意,接济他们……”

    “就是与邕亲王府为敌!”

    “哼!”

    “咱们走!”

    两方人马,就这样忽拉拉的撤了,蹲在角落里的五城兵马司众人面面相觑,一个胆子大的军士问

    “头儿!咱们还上吗?”

    “怎么不上?”

    那个头领率先走出了巷了了,后面呼拉拉的跟着一帮。还不停的大声吆喝着

    “哎哎哎,都干什么呢?”

    “怎么回事?”

    “你!看什么呢?”

    “走开走开!”

    很快场子就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清了,看热闹的,有些家中有背景的还唠叨着

    “长公主和世子都在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出来。”

    “就是,狗仗人势的东西!”

    “只会欺负些普通百姓!”

    “什么东西!”

    “……”

    五城兵马司的人不是听不到,可是他们哪里敢得罪长公主?

    昭华世子又是陛下面前的红人,更得罪不起!

    可不得等着最后再出现吗?

    宋妧美滋滋的回了王府,走得很顺脚的进了赵谨的房间,睡回笼觉。

    全府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得诧异,觉得这样才对。

    他们世子满意,心情好,他们就都跟着受益。

    所以,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提起来,要让宋妧搬回自己的院子。

    可是……宋妧是个能作能闹的。

    第二天,就张罗的要搬回自己的院子。

    赵谨一回来,就听暗卫禀报

    “主子,宋姑娘搬回自己的院子了。”

    “嗯?”这暗卫觉得,空气好像下降了几度,感觉好冷啊,可是他们也管不了啊。

    “呃……属下隐约听到宋姑娘说要搞什么……”

    “猫腻。”

    “在七瑾阁……不……不太方便。”

    赵谨想也不想直奔宋妧的院子而去,到了院门口,只听得宋妧大喊一声

    “拦住他!”

    四个婢女齐刷刷的挡在门口,低头拱手

    “世子,得罪了!”

    “姑娘有令不能让您进来!”

    赵谨冷着脸不说话,伶南是个机灵的,悄声说了句

    “世子,您就多等几日吧!”

    佩珠也赶紧插话“就是就是,有大惊喜!”

    赵谨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转身离去。

    四个婢女这才转身回了屋,宋妧的手也好了个七七八八,想着把那长卷画完。

    两个女暗卫伺候着她。

    宋妧拿起画笔,刚要画,突然就抬起头

    “你们几个,没和世子说什么吧?”

    几个人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没有没有!”

    “真的?”

    “真的!”

    “伶南,你敢发誓吗?”

    “姑娘,奴婢发誓,真的没和世子说什么。”老天爷一定不要用雷劈她啊,她是不得已啊!

    “佩珠,你呢?”

    “姑娘,我对着院子里的灯发誓,绝对没说什么。”

    “嗯,你们这一次还挺乖的。”

    “是是是!”

    “我给你们讲一个可怕的鬼故事……”

    “什么?”几个婢女深刻和预感到,宋妧没安好心。

    “你们如果说谎的话……,就嫁不出去,当一辈子老姑娘!”

    “……”这个鬼故事太可怕了。

    “哎?你们俩还没名字呢,梓西,姣东,你们俩石头剪子布,自己定吧。”

    “石……”使鞭子的那个女暗卫,愣愣的看着四个婢女。

    伶南把二人叫到了外面,不一会儿,院子里就响起了

    “石头剪子布!”

    “我赢了,我叫梓西!”

    二人一同走了进来,又膝跪地

    “奴婢梓西,奴婢姣东,谢姑娘赐名!”

    “免礼。”

    宋妧这就忙了起来,画长卷,白天还要收拾丘家的事情。

    丘家和房玲表哥得罪了权贵这等事,迅速传遍了雍京。

    不过是几天的光景,丘家已经有了明显的败像。

    从雍京开始,丘家所有的生意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逐渐的……门可罗雀。

    最惨的当属钱庄银号。

    这样大的事,一个个都避之唯恐不及,提银子的提银子,终止合作的终止合作。

    这种生意不同于其它的,存钱的生意人,大多不只在雍京有生意,迅速的扩散到整个大晋的丘记钱庄。

    丘老爷想找房玲表哥商议一下,可听说自打那日赵谨扒了他之后,人就像蒸发了一样,寻不到踪迹。

    他没了师爷,不知道该怎么办。

    丘老爷的银丝,以几乎可见的速度在增长,他的大夫人,这时候哭着跑到了正厅,瞧见丘老爷靠在太师椅上,仰着头,瞪着眼睛不说话。

    丘大夫人期期艾艾的走到他近前“老爷,您想想办法啊!”

    “夫人,我能有什么办法。”

    “殿下那里,不能想想办法吗?”

    丘老爷长叹一声“啊!怕是不成了,殿下给我银钱,又为寻靠山,找人脉,助我起家,可是现在……”

    “殿下信任让我办事,可是我一连办砸了好些事情,殿下……怕是容不得我了。”

    “老爷,那日您就不应该和那个那小子一起,打宋妧的主意!”

    “现下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们也……”

    “夫人,想得简单了。”

    “我也想得简单。”

    “宋妧也好,赵谨也罢,从来就没打算放过丘家。”

    “我以为我用的是缓兵之计,给殿下争取了时间,做畅意园的事。”

    “焉知道他们不是在用缓兵之计?”

    “老爷的意思是,就是没有那个混小子出的馊主意,宋妧也没打算放过咱们家?”

    “现下看来,确实如此!”

    “那天的情形,分明就是中了圈套,他们是早有准备啊!”

    “老爷……,这么说来即使咱们不出手,结果也好不了?”

    “是啊,最多是麻烦些。”

    “这么说老爷明知道赵谨和宋妧不可能放过咱们,为何还要再找宋妧的麻烦?”

    “哎!我想着,万一事情成了,殿下看在我多年忠心于他的份上,救我一把。”

    “现如今……一切全完了!”

    “可!老爷,即使如此,那也要想想办法啊!”

    “哎!”

    “老爷,门外有邕亲王府的人,说是要见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